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玉的博客

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心灵洁净谓之高,品德常修可媲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闻职业、中共党员、大专文化。始终坚信:人的精神动力往往产生于对生活所持的态度,学识的渊博并非完全取决于科班名校,而在于长期地努力和积累。 从学校到农民、打工、军人、经商,再由机关单位受聘山东菏泽新闻学院《记者摇篮》报编辑部(副总编)。从事文字写作30余载,虽频失意于仕途,但坚守初衷,崇尚文学艺术,能以浅文的默化换取人们心灵的自慰与醒悟,虽劳心而费力,将一生无悔!

(原创)一盏煤油灯  

2009-04-14 08:54:27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文/冬虫夏草

只享年68岁的母亲离开我们已有10多个年头了。每当看到别人儿女与老人团聚相处,我便从生活的长河中寻出那一瞬的温馨,最使我难以忘怀的,还是母亲的那盏煤油灯。

从我记事起,那盏灯如豆般的火苗便悠忽闪烁,若靠近它或从它近前走过,都要小心翼翼,生怕身上带起的风将它扇灭。可母亲就是在这盏灯下,做成了祖母及我们兄弟三人的穿戴,每当夜深人静我醒来时,看见母亲在这盏灯下逢逢补补,或纺棉织布…….时常,我嫌屋里忒暗,便守在灯前偷着用针拨出一点灯芯,每每招来母亲的一顿责怪。我总是在心里嘀咕:“恁小气”!

后来,我才渐渐懂得,由于祖父与父亲的过早辞世,母亲在祸从天降时,30多岁就毅然撑起这个家也实在不容易。艰辛迫使她终日操劳过着非常俭朴的生活。还是在这盏小小的煤油灯下,在那吃糠咽菜,红薯藤与地瓜叶充饥的岁月里,婶子和大娘们经常聚在我家嘘寒问暖啦家常,才送走一个个孤寂的寒夜。

常听母亲讲,我还不满两岁时,有次天黑后没舍得点上那盏灯,我睡在堂屋门口的地上,大哥推着一小车刚刨的地瓜从院内推进屋。那知,车轱辘竟从我头上碾压过去,只听我当时哇的一声叫就没有声音了。母亲连哭带喊将我抱起,过了很久我才有了哭声,一家人提起的心才算落了地。但在我的头上至今还留下一个长约5厘米,深1厘米的疤痕。

长大后,我每在这盏灯下读书学习,虽也觉得灯光很暗,但都自觉不再拨灯芯。前些年,别人家中都安上了电灯,我有几次都生出拉电灯的想法,都遭到母亲的阻拦,直到她老人家病重,我才“独断专行”硬坚持着给家里安上了电灯。望着雪亮的灯光和给生活带来得到便利,她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微笑,终于说:“将那个油灯仍一边去吧”。

这次我没有听母亲的话,悄悄把煤油灯保存起来,一直到今天。也正因有了这盏灯的相伴,才使我的人生不断受到启迪与鼓舞,从学校进入社会,再从社会步入军营直至政府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,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今天、走向明天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刊载于1996.2.3《菏泽日报》、1996.3.22《曹州晚报》、1997.11.20《民兵生活报》文学副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0)| 评论(83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