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尚玉的博客

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心灵洁净谓之高,品德常修可媲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新闻职业、中共党员、大专文化。始终坚信:人的精神动力往往产生于对生活所持的态度,学识的渊博并非完全取决于科班名校,而在于长期地努力和积累。 从学校到农民、打工、军人、经商,再由机关单位受聘山东菏泽新闻学院《记者摇篮》报编辑部(副总编)。从事文字写作30余载,虽频失意于仕途,但坚守初衷,崇尚文学艺术,能以浅文的默化换取人们心灵的自慰与醒悟,虽劳心而费力,将一生无悔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随笔】 随战友给客户送货札记  

2015-11-19 00:37:31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文/冬虫夏草

    不久前的一天下午,阳光普照晴空万里,时针指到16时许,我正在书房刚打开电脑,便接到老战友——傅氏陶瓷精雕工坊经理傅常进的电话,说是今天就去一家送货,不用摸黑就能返回来,让我去外面换个环境,也好给紧张的写作状态松一下绑,陪他到距家30多公里的(离菏泽市仅有10多公里)陈集镇给客户送货。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不大会老战友的客货两用车便到了家门口,随即我就坐上车跟老战友出发了。

眨眼的功夫,院门东边的那条南北走向环村小公路,就被四个车轮抛出去了500多米,右转驶向了西去定陶县城(东去贯穿成武到江苏沛县)的省道东丰公路。从距家不到两公里的姑庵集一路向西行驶了10多公里,便来到原东王店乡(10多年前已归属于定陶镇,乡镇没合并前建制为乡)的西寓首,也就是定陶古城的东外环红绿灯处,沿着宽阔的大道又一个右转弯,一路向北风鹏似地疾驰。凭老战友娴熟的驾驶技术,不出一个小时,便到达送货地点——当地的明星乡镇(因盛产皮毛玩具、铁棍山药而享誉省内外)的陈集镇。该镇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春秋三传之一(《左氏春秋传》《春秋公羊传》《春秋谷梁传》的合称)《谷梁传》作者谷梁赤故里,在国内外颇具影响。主要企业有山东国华实业集团总公司、陈集镇工业公司、镇造纸水泥总厂、八一工业公司、前沙海皮厂、冷藏厂、中沙海裘皮制革总厂等。19965月菏泽地委、行署就把陈集镇列为外向型经济示范镇。

当来到镇中主街的北端,老战友说到了,将车缓缓刹住停靠在路西边,我抬眼望去,但见对面有一处非常抢眼的“马可波罗瓷砖专卖店”字号的建材门市。老战友介绍说这是他最大的业务销售客户,店主名叫刘路辉,是该镇唯一的销售大户,年销售建材每年超过全镇的三分之一,自他专供其店销售傅氏瓷砖匾、多年以来,每年便可给老战友创益不下3万多元。看见送货车到,刘经理立刻热情地迎出门来,老战友熟练地将车开进存放货物宽敞的库房,打开车厢卸货。我欲帮忙搬那成捆的瓷砖,刚一搬动却感到尤其沉重费力,老战友与刘经理连忙说:“你别搬了我们搬就行了,都编着号的你不太清楚,搬乱了销售时给客户不便于分检取货。”我只好站在一旁,看着他们搬着每6片打包成捆重达25公斤的瓷砖,显得是比较轻松自然,不一会的功夫,就把20余捆瓷砖门匾全部卸完。刘经理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:“看着我们现在搬得比较轻松,主要是习惯了就不觉得重了,要是过一个春节,停上一段时间不干,乍一搬也是感到搬哪个是哪个沉重,总觉得很吃力又费劲。”

走进该店富丽堂皇的展厅,只见有两个瓷砖门匾格外引人注目,优美匀称的行楷大字显得特别豪华高雅、美观、大气。老战友说这就是他制造的“龙凤”和“平安竹”门匾,不久曾申报批准并获得了这两个国家专利(可参阅《妙手雕出一片天》一文)。说话间,该店的老板娘把收货的账单算好,笑容可掬地(毫不砍价、勒钱)将1260元钱如数付给老战友,我惊叹他们之间的交易做到如此平和协调的境地。毋容置疑,商场如战场,生意人之间也不乏存有相互“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”,但凡涉及商人二字,人们自然就会脱口而出“无奸不商”那句老掉牙的俗语。无形之中,“商人就是奸商”,似乎在人们的头脑中已形成根深蒂固的代名词。可事实上,也并非完全像人们想象形容的那样。这不禁让我记起史书上记载和民间传颂的春秋战国时期定陶(古称陶丘)商业鼻祖范蠡(曾经携西施定居定陶)的故事,十九年经商三致千金,后将经商所得的全部财产如数散发给了庶民,做到了大道至信、大道至尊的最高境界。老战友不无感慨地如是说:“经商的至高境界就是大道至信,只有做到讲诚信,才能把生意做的最好,就可由买方市场变为卖方市场……”

离开该店时,下午5点多正赶上学生放学的时间,为避开家长接学生的车辆、人员的拥堵,老战友驱车绕开中心街向东驶向镇外的小公路。老战友边开车边兴奋地与我聊着:“干私营企业开始创业是艰难,能成功后赚钱就觉得不再那么难了,我这还不到半天的时间,纯收入能赶上六、七个工薪族一天的收入了。”一路南行近半个小时后,左转弯上了东丰公路。傍晚时分公路上的车辆也逐渐稀少,为争取在天黑前赶到黄店镇上,老战友便开始加速前行。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(是一个多年的老朋友打来的),刚一接电话,老战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衣兜说:“坏了!我的手机忘那店里了,不行还得回去拿,不然客户没法联系我,明天的销售业务也不能开展了。”老战友讲,这些年还是首次出现这样的事。因卸货手机怕被挤压就从衣兜里掏出,随手放在了那堆建筑材料上。也许是他不想让我摸黑急着返回,匆忙之中将手机落在那忘记拿了。待我们原路返回取回手机,已是华灯初上天色已晚,车辆被淹没在茫茫的夜幕中。

夜间行车虽减少了喧嚣与噪音,多了份静谧,但却对司机来说就像进入了考场,又面临着复杂多变的考验。正如老战友说的,既要集中精力注视前方,由近而远的观察车速要稳,还需做好在经过每个路口前的分析判断,说不准就会冷不丁地随时从哪窜出来机动的、或人力的大小车辆,得提前做好快速敏捷的应变反应。尤其是遇到了不少素质低的驾驶员,特别没有礼貌,对面有车也不按规定使用近光灯,直朝对方开着远光灯特别刺眼,严重地影响视力观察。实在无奈,老战友不得已地也用远光灯晃其两下,对方才可收敛将远光灯关掉使用起近光灯。

离开陈集镇不足20分钟,意想不到的麻烦就来了,车灯慢慢变得昏暗下来不亮了,老战友猜测可能是发电机坏了,充不上电了。我心想这前不挨村,后不着店的,车在路上抛了锚咋办?正在为老战友捏着一把汗。老战友却镇静自若地说先用低电量开一边灯,兴许能维持着撑到黄店镇上。实在不行的话,就给他的维修老客户打电话,保准随叫随到,做生意就要共好老客户。再不然,就到那再给他的老维修客户打电话,让他带电瓶来或修理。正常情况下,本来再有10多分钟,就能沿东丰公路到黄店镇上,可这次却又用了20多分钟,才行驶到我曾经工作过(现已内退在家)的黄店镇驻地,车灯的电量也即将耗尽,政府门前街道上的璀璨灯火,照亮了漆黑的夜幕,为古陶城东部的唯一大镇装点出了几分的美丽。我们下车后,肚子也在咕咕叫,便走进一家有略有名气的羊肉汤馆进行小酌。随后,老战友便给维修老客户拨通了电话,不大会老客户来到,经其检查果然是车上发电机坏了,他很快给换上电瓶接通电源,我们于9点多钟才一路顺利地回到家里。

通过这次送货体验,深知老战友一年四季(除了春节前后两个多月停产外)给客户送货,都是不分白昼与黑夜,风里来雨里去甘苦唯自知。一个乡间的私营业主,在企业成功与风光的背后,付出多少辛勤地汗水,饱尝了多少鲜为人知的酸辛故事,着实令我陷入了沉思……


写于20151119日星期四 凌晨(农历十月初八日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